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完结】你将流浪至此地 08

首章

上章

 

 

08.

雷狮的呼吸一滞,两人就那么安静地相互对视许久。

在那血液都汹涌冲荡起来的沉默中,卡米尔感觉到时间一秒一秒消失,心境却平稳了许多,而雷狮却忽然勾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脑袋按到自己面前,“对了,我来是想告诉你,郡主生日结束,次日叔父就返程,老家伙决定把我丢去叔父那里跟着他吃沙子改过自新。”他的眼睛中有点兴奋,也有些狡黠,那么多善良的情绪挤在里面显得亮晶晶的,“你说,我是不是歪打正着呢?”

说罢,他抿着嘴笑了起来,就着本就相拥的姿势更加贴近。

就是一瞬间的触觉——卡米尔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额头上落下那一点柔软的触感,让他感觉浑身都僵直了起来,可还未来得及多想,雷狮便拍了拍他,目光警觉地转向那个通道,几秒后他伸出一根手指点着自己的耳朵尖,压低声音,“有人要来了。”卡米尔心漏了一拍,未来得及反应,雷狮直接将小门掀开,飞快钻进去,跑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没有人来过这里!记得落锁!”接着便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深邃的密道中。

卡米尔抬起手腕抵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抿起的唇角崩出一条紧张弧度的线,紧接着他摇了摇头,遵从着雷狮的意思赶紧锁上了门,将那枚钥匙揣进湿热的掌心。

又是这样,匆匆地来,匆匆地走,他还有很多话没有问出口,卡在心里不上不下的位置让人难受。

比如——

你是怎么得到这枚钥匙的?

送去医治的羚角到底怎么样了?

你过得还好么?会不会无聊、不开心,还会看着天空发呆么?

在你走出城门的计划中,到底有没有我?

哪怕只有那么一瞬间,会不会有我思念你的一半那样想念我?

还比如……

刚刚那若有若无的一下触碰,到底算不算一个吻。

……

可这一切又该从何问起?如果一切其实都没有他想象得那样令人心动,岂不是将那不断膨胀的念想与期待无用堆砌?

他坐在房间中央许久。

比起曾经那个风一吹房顶都会吱嘎作响的棚户,这样干净整洁的屋子,只要自己不发出声音,再没有了其他的动静,张开双臂不能触及的距离是那么空旷遥远,那些寂寞混杂着无法控制的感情,让他的世界地动山摇。

 

后来雷狮又悄悄来见过他几次。

他找了条绳子,将那枚钥匙编成了手链随身携带,他经常会摸着那枚钥匙想雷狮什么时候回来,许久之后又反应过来似的默默塞进袖子里。

可这样私底下偷偷的见面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很快皇帝派人来到雷狮身边手把手管理他的一举一动,本就不易的见面机会变得更加稀少。

像雷狮,即使被关在屋子里面也是有事情做,他的功课不能耽误,不能出去之后还得挨骂。

但卡米尔不一样,没有人关心他便也就没有了这种顾虑,不会有人专门派人来帮他赶上功课的进度,甚至没人关心他到底是死是活。

倒也无妨,剩下了很多时间做自己的事。

卡米尔合上书,那些泛黄纸页印着古老的故事们在脑海中不断回放,放远目光的时候盯了墙壁上安静悬挂的弓箭许久,他想了一会,站起身来去够,对着窗户外面的万里晴空拉满了虚弓——

他承认雷狮的强大与耀眼,可他不会甘愿站在雷狮身后永远默默无闻。

施力的手指猛地扳开,沧硬的弓弦在他的耳边擦出有力的响声,卡米尔闭上眼睛,心中有只势如破竹的剑正中使命的把心——

竭尽全力,帮雷狮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人们总是喜欢将流逝的时间比作离弦的箭。

以往每次在不同的书籍上看到这样相同的比喻,卡米尔都会大段地跳过,俗不可耐并且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可当他在午后睁开眼睛,目光草草掠过早上刚刚翻新的挂历,他推开窗户,扑面而来的暖风让他舒服得闭上眼睛,过了好久,他听到雷狮在下面喊他的名字——

不知为何他忽然有种恍惚与陌生感,那个尚还稚嫩却底气十足的少年嗓音仿佛是忽然之间就有了低沉浑浊的气息,那声音穿过万丈光彩远远而来,他忽然觉得这比喻之中也许真的有什么意味深长地东西。

弓箭很沉,很难,放箭之前必先瞄准,一旦脱手便不能收回,在去寻找的时候喜忧参半,一直到拾起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它射中的是不是心仪的东西。

他顺着窗子向下看去,雷狮两只手捧着他连夜扎好的花灯,脸上那畅快的笑意便是那飞花烂漫六月天中的风景线。

将军家的郡主生日,正在被禁足的雷狮破例被放出来参加今日的灯宴。

被解禁这种事本来轮不到他,不知道雷狮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总之在接到消息之后,卡米尔只感觉喜悦得指尖都在发凉,他独自一人穿戴好所有的东西,踏出室外,久违的清新空气涌入鼻腔,明丽的阳光都显得有些刺眼,他眯了一会眼睛,看到光晕从天幕之上斜着打下来,一路落到干净的地面,镀在雷狮身上,勾勒着他侧脸的轮廓。

然后眼中的人回过头来,打发走了身边的仆人们,笑着朝他招手。

卡米尔跟了上去,雷狮自然无比地拉起他的手,手腕的力度顿了一下,他别有意味地摸了摸卡米尔手指关节内侧的茧——

那是他苦练弓箭留下的。

可雷狮什么都没说,只是随意地勾一下嘴角,握紧的手心传来力度与温度,雷狮拉着他向前走去。

 

晚宴是在皇城内的湖中进行,以船为厢,权贵宾客们在船舱中欣赏灯火流水、品尝珍馐美味。

往年雷狮都会被安排与太子和公们主共坐一舱,今年情况有些特殊,他被安排在了一只稍小一些的游船中,被仆人带进去之前雷狮还未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可一掀开帘子,只见里面坐着一个一般年龄的姑娘,身边带着个仆人打扮的小丫头。

雷狮认得她,是现在朝上正当红的文官家的长女,生在秋天雁南归之时所以昵称为阿雁,功课优异乖巧懂事,前一阵子皇帝在他面前有意无意提起过几次他都没甚在意,今天来这么一出,雷狮忽然就明白了。她旁边那个应该是她母亲家的远方亲属,认作妹妹却一直作为贴身仆人侍奉她。

他愣了一秒,回过头去看那些低着头的仆人,没有人表现出什么不对劲的反应,随即眼睛若有所思地眯起。

授意的人是皇帝,雷狮当然懂这场安排是什么意思,他那个看不顺眼的太子兄长在他这个年纪就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只是当时那个蠢货一怒之下推翻了桌子上的酒水扬长而去,搞得场面尴尬无比,不欢而散。

卡米尔很快也踏了进来,一进入便迅速扫了一眼,随即便也是一副明了的表情。他默默地站在雷狮身边,神色平静无比,雷狮对着阿雁挑眉笑了一下,随即把卡米尔拉到自己身边,自然无比地入了坐。

一顿饭吃得与平常并无两样,阿雁时不时提起一些话题,而雷狮会顺着她的话给出合理的回应。雷狮没有指令,卡米尔便在一边不作声,直到阿雁说话的语气忽然一转,身边那个小丫头瞬间就懂了眼色,她站起身来,对着卡米尔笑盈盈地说:“早就听闻殿下的弟弟很聪明,外面有灯谜活动,愿不愿意让我见识一下呀?”

暗涌是平息不了的,这是要支走旁人说正事了。卡米尔跟雷狮交换了一个眼神,对方点了一下头,他便跟着粉饰太平,“说笑了,不过正好我想散步,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同去。”

……

船内灯火通明,到了室外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今夜无月无星,但树杈上挂着的花灯顶着绚丽的色彩,沿着水边铺展而开,浸染了整个夜晚。那些明明暗暗的光一路从河水穿城而入的地方延伸到尽头的两侧,好似时间碎成琉璃,蜿蜒而去渺无踪迹。

出人意料的是,女孩子踏上岸后便收起了那甜美的笑容,她把两只手背在背后往前走,侧脸中尽是繁华中沉淀而下的落寞神色。

卡米尔走在她身后,一边看着那些景色一边走神想事情,却在几步之后差点撞到了面前那个忽然停下脚步的人。

“今天已经不需要我们了。”

“……嗯?”卡米尔只停了一秒,随即反应了过来,“你倒是直接。”

“既然你都已经看透彻了,我为什么要费劲陪你演下去呢?”她没有看卡米尔,只是将目光放远去注视那些被风吹得飘摇的灯火,“我先走了,请自便吧。”

 

不需要……了么。

卡米尔在原地,看了那个消失在人流中的背影很久,耳边尽是人声与流水声,顺着那些热闹与嘈杂看过去,那些和夜色含混在一起水与灯与影交织不清,而他却被分离出来,独自一人穿梭在来来去去的人流中。

他漫无目的,不知方向,只是顺着那些游走的人一起,与河水漫向远处。浮在水面上的河灯打着转在水面上漂流,到了下游尽数堆积在了一处,绚烂无比好似一片入梦而来的宝藏,深埋在时光的某处等待重见黎明。

也许是夜色昏黑,灯火斑驳阑珊,卡米尔在郁郁寡欢的感触之外无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恍一会飘一会的,隐隐约约中好像还听到有人在叫他。

他茫然地回过头去,可身后只有错综复杂的目光,有一人在注视他。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卡米尔望向那个沸腾的中心点,是放灯的倒计时,鲜亮的数字好像跳动的火焰,簇拥着它的是其乐融融的、手持待放飞灯火的人群和身后华光碍眼的城市。

可这万家灯火,悉数无关于他……

么。

“卡米尔——”

这回是一声极其清晰的呼唤,声音凛然似飞煞而过的风,他目光急转,看到雷狮地那一刹那,心中好像有面脆弱冰冷的玻璃被一拳打碎,零落而坠的尽是说不出口的感情——

他向那个地方转身,由走,到跑,用力地呼吸,心急如焚,雷狮肩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披肩斗篷,手中提着一只已被点亮的花灯,正是他亲手做的那只。

倒计时还有几秒。

卡米尔猛地停在雷狮面前,两手扶在膝盖上喘了一会,抬起头的时候惊讶神色还未消退,“别人呢?只有大哥吗?”

而雷狮却摇摇头,意外地没有说话。透过扑朔却温柔的光,卡米尔看到他笑了一下,接着自己的手被拉住,扶在那盏灯的另一侧——

倒计时归零的瞬间,雷狮带着他的手指将灯松开,与此同时,四周的欢呼声响起,祝福与喜悦拥挤交织,填满了整个皇城的上空。

雷狮扬着脑袋,久久注视着那盏灯火,卡米尔却无心看光景,打着夜色隐蔽的幌子,他直勾勾地盯着雷狮,看着那双眼睛中跳动而去的万千火焰,心跳声要将世界淹没。

人群的欢呼声许久未散,于喧嚣之中,那盏被他们放飞的灯火挤进了天暮之上,再也分辨不清,雷狮终于缓缓地收回目光。

卡米尔紧盯着雷狮的瞳孔,里面映着自己的影子,平静又坚定……

然后看到他笑着开口说:“这不是还有你么。”

 

放灯活动之后,拥挤的人群显然是餍足了许多,步伐慢慢放缓,心里思索着与不同的人之间各式各样的道别。

“客人走了么?”卡米尔的手被雷狮攥在掌心,挣动了一下没有脱开后他试图转移话题。

“嗯?哦,”雷狮迅速反应过来卡米尔说的是阿雁,“没有,我自己出来的。”

果然……卡米尔有些无奈,再怎么说把一个女孩子单独扔下总归是有失风度。

“你放心,她刚刚都跟我摊牌了,她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雷狮冷哼一声,“老东西闭着眼睛乱点鸳鸯我们都不服,我走了以后大家反而都可以无拘无束地好好玩了。”

……那就好。心中好像有块石头轰然稳落在地面上,卡米尔深吸了口气,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那……大哥没有喜欢的人么?”

“你觉得呢?”

他没想到雷狮答得这么快,一抬头却被对方的目光捉了个正着。

雷狮笑的时候眼角勾起的弧度挑衅又挑逗,卡米尔一时梗住,不一会又觉得热血要往耳根后面涌。

“对了,”雷狮却在这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轻飘飘地将话题转移了去,“你知道放灯的时候要许愿么?”

卡米尔满脸疑惑,雷狮顿了一下,用手扶了下脑袋,“好吧,果然不知道……是我没提前告诉你。”

卡米尔沉吟了一会,“大哥许的什么愿?”

“啧,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也对。卡米尔若有所思了一会,“那我的愿望就是大哥的愿望能够实现吧。”

 

长街尽头,灯未灭人已散,在旁人的笑声与道别声中,雷狮忽然将斗篷的扣子解开,脱下来披在卡米尔肩上。

那斗篷有些长,帽子垂下来挡住了眼前的视线,卡米尔用手向上扯了扯,撞进视线的是雷狮凑近的脸。他神秘地笑了笑,随即拉着卡米尔跑了起来,两条影子就这么穿越灯火与人流,拐进了一条幽深的小巷。

起初他还有些茫然,走了一段之后他便有了点印象,直到来到那座高大的建筑前,卡米尔望着那更加陈旧的大门出神——

雷狮曾经带他来到过这座瞭望台。

他们花了段时间爬上去,那个时候迈不过去需要雷狮搭把手的地方,现在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越过,登到最上面一层平台的时候他看到了夜色中吞吐着绚烂火光的穿城河。

雷狮看了一会景色,忽然换了个方向,卡米尔记得那条路,雷狮曾告诉他那是将军出城必经的大道。

“明天,我就要从那里离开了。”

他的语气轻松,砸在卡米尔的耳朵里却让人抽痛,卡米尔咬紧下唇,过了好一阵子,才低低地发出一句欲言又止的“大哥……”

“嗯?”雷狮转过头来,紧紧地盯着他,瞳孔中穿过的神采好像一道光,卡米尔不敢猜测他期待的答案是否与自己所想的一样。

“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手心不觉攥紧,话语的字句被紧张的心情拖得很慢,他看到眼里的人在这短暂又漫长的时间中眯起了眼睛。

“想过什么?”雷狮的语气带了些凛意,好似逼迫。

“……”

话语卡在嗓子里,相顾无言,唯有风声。

好像是一瞬间,雷狮的眉头都压了下来,他压近,死死地盯着卡米尔——

“你一直都知道我的想法,”他顿了顿,字句生风,“以前我将所有的想法都告诉你,你从来都不会反驳我,即使你会在那些事上看我不爽,心里也并不同意,不是么?”

卡米尔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简直要跳出胸腔,那么多话,那么多感情,撞得他晕头转向,可目光无法躲闪,好像被强烈吸引一般。

雷狮盯了他一会,两手忽然搭在他的肩膀上,吸了口气意图压抑住爆发而出的情绪一般,“现在我要做一项重大的决定,如果这项决定违背了你的意愿那么我允许你和我站在不同的立场。”他语气松弛了下来,目光却坚硬又冷厉,“可是你对我却什么都不说,我又怎么能知道你在想什么呢?”

风声驰掣,可那一瞬间,卡米尔感到世界出奇般无声——

静谧之中,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在这几秒的僵持中,时间好像被拖延拉长,卡米尔看着雷狮,那个在脑海中描摹了无数遍的轮廓近在咫尺。像是豁出去一般,他向前走一步,伸手托住雷狮的脸,感受着那真实的温度,声音轻得要散在风中:“请大哥也带我走吧。”

“疑问句?”

“肯定句。”

“不错,没让我失望——”他低笑一声,伸出手来握住卡米尔尚还有些单薄的手腕,隐蔽的脉搏正在加速,然后他的指尖划上去,掌心贴在卡米尔手背的皮肤上,“终于等到你说这句话了。”

流浪的尘埃不曾停止飘零,因为不羁的风便是他的归宿。

雷狮转过身去,我在手腕的手指划向指尖,化为一个相扣的动作。

“走吧,回去睡个好觉”他说——

“明日,我们启程。”

 

-fin?……

 

--------------------------------------------------------

 

“你想出去吗?”

“听我的话,我可以带你走。”

(——《你将流浪至此地》01)

一切都是从此开始,在本篇的结尾,那个曾经在卡米尔的生命中带给他光与色彩的人,遵守了他的诺言。

 

相信不少人已经觉得不对劲了。题目中标注了的是“完结”,最后的完结标记却打了一个问号和省略号。是的,其实这个故事没有结束,《你将》截取的时间轴只是雷卡二人相遇到离开皇宫,有很多埋下的剧情在这章“完结篇”不了了之。关于它后续的故事我也很想讲,但是目前没有一个完整严谨的框架,所以不会马上开始写。也许有一天你们会看到有一篇题目看起来很熟悉的文章——

《你曾停留在何方》

也许那个时候再回顾一下这篇里面我写过的文字,你会感知到一些我不曾写出过的东西。

感谢10月11日以来所有的喜欢与陪伴。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1087 69
评论(69)
热度(1087)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