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雷卡】是非题 09

首章

上章

 

9.

雷狮家的厨房虽不大,但装潢明亮,两个人在里面居然感觉不到拥挤。

背后几步的位置忽然传来了葱花下在了油锅里的声音,香味伴随着刺啦作响扑鼻而来;几分钟前雷狮从厨房里面探出头来要他过来帮忙,几乎是不假思索,卡米尔立刻就答应了。现在他站在水龙头前面对着哗哗的水流走神,忽然就感觉到不对劲。

可能雷狮是真的已经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他默默做着手头上的工作,闷着一言不发,雷狮在身后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歌,随意得好像一切本该如此。

 

菜端上桌子的时候雷狮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提着手腕揪起自己的衣摆,嫌弃地瞥了一眼,“忘换了。”

什么忘换了?……

还未等卡米尔反应过来雷狮这是嫌身上沾着油烟味,他就直接钻进屋子里面去了,关门的前一刻还回过头来小声嘀咕了句,“厨房里的垃圾往门口放一下……”

“……”这家里除了卡米尔在没有别人,雷狮这句话当然是对他说的。卡米尔闷了一会,终于在几秒之后挽了挽袖子,进屋将那只塑料袋提了出来,开门的时候却撞到了从楼梯口喘着粗气上楼的邻居。

上楼的这个是女主人,对方手中提着两只袋子,看上去都不轻,卡米尔这了下眼睛向旁边转头,迅速瞥到了电梯提示屏上显示的维修按钮。

对方停了下来,两只袋子直接落到地上,脸颊边流下一行汗水,有些狼狈地冲卡米尔轻笑了一下算作是打招呼,接着又将脚边的东西费力地提起,意图继续往上爬楼。

“那个……”卡米尔忽然叫住她,又回头看了一眼雷狮的房间,里面依旧没有动静,沉吟一会后将门虚掩在一边,走上前去,“我帮你吧。”

 

雷狮走出来的时候卡米尔刚从门外回来,对上询问的眼神后也没作解释,只是将手上的东西迅速塞进了裤子一侧的口袋。

那是张名片——

塞进口袋的时候也其实就是那么一瞬,雷狮眼睛尖一眼就看出了回收纸的颜色正是楼上那位男主人的名片。撇撇嘴没说什么,在餐桌面坐下。

一顿饭吃得迅速又安静,卡米尔像前几次一样帮雷狮收好了碗筷,回过头来看到雷狮正踩着地毯,弯腰捡起地上的一个啤酒罐,趁着他即将抬头与自己目光对视之前,卡米尔转身去拿自己的手机,戴上帽子准备告辞。

“不再坐坐?”雷狮在后面叫住了他。

“不需要了,谢谢大哥。”

“宾馆有什么好呆的?”

“……还有没完成的工作。”卡米尔随口一扯。

“喔——你果然还住在那里。”

“……”好吧,就当雷狮先前给他的那一丁点好印象都是障眼法。怎么跟这个人交流这么困难呢……卡米尔又感到头疼了。

可雷狮是不会允许卡米尔缓冲的,他走上前来好似在逼近,“不是说,员工有专门的住宿公寓么?”

卡米尔皱着眉回头的时候雷狮正将那个啤酒罐扔进垃圾桶里,几步开外的那只开口较小的垃圾筐被一击命中,发出了一阵闷响,“你要是对楼上那个感兴趣为什么不找我?”

……什么叫不找他?这事本来就柳暗花明得突然,卡米尔原本是要自己稍作考虑的,如果觉得合适自然是会和雷狮告知一声,但这个理所当然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他不说话,雷狮便继续,“你还真是像以前那样没什么变化,挨了欺负只会闷声受着,知不知道别人都觉得你是个软柿子争着想捏你呢?对,就这个眼神,不光闷,还倔得要命,我倒是想看看在连住所都没法保证的情况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向我开口求助呢?说到这个——刚刚你上楼的时候对方难道没有告诉你有人在你之前问过他们的房子了么?”

雷狮抱着双臂靠在那间房间的门口,咄咄逼人一般的语气让卡米尔心底一沉,“大哥关心得太多了。”他压了一下帽檐,伸手要去扶门把手。

雷狮就在这时情绪不明地冷哼一声,走到地毯边缘,踩上拖鞋,去拉开他自己的房间,卡米尔所站的位置角度正合适,开灯的瞬间里面拥挤堆叠的场景好像要一面吞噬人的镜子铺展在他的面前,而雷狮站在一边,带着信心笃定的笑——

“我缺个堆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房间,你愿意和它们做室友么?”

 

 

卡米尔醒来的时候整个宾馆昏暗得如同夜晚,他随便摸到一个按钮,打开了床头的夜灯,用手掌揉了揉脸,从白色的被褥中爬出来。

宾馆的枕头到底还是不舒服,连续几夜他在睡梦中不安地醒过来好几次,洗漱的时候他看到了眼底有些憔悴的黑晕。

然后忽然想起昨晚在雷狮家最后一句话——

“大哥让我自己考虑一下吧。”他阴着脸,声音也压得很低,“自己”两个字强调得格外有力,雷狮依旧靠在哪里一言不发,他没有去看他,关上房门的时候心里却五味陈杂。

他知道雷狮那一副胸有成竹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自己需要他,并且,一定需要他。

可被戳到伤口的野兽第一反应使用抗拒保护自己,那个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就像面前这只行李箱一样,拉开一条巨大的口子,倒一倒,劣势、脆弱……一眼就能被看穿,磕磕碰碰流浪不驻。

拉开厚重遮光的窗帘——他怕强光刺眼提前眯起眼睛,外面却正阴天;一整块巨大的乌云压住了整个城市的天空,那是雨季特有的阴郁模样。

宾馆的房间实在是太小,脚边就是沉重的行李箱,他弯腰拉开,从里面翻出一把伞,有几张照片从夹层掉落了出来,卡米尔拾起来,不禁多看了一眼。

要不是这些都是自己的东西,卡米尔也不会相信一个人长到这么大只有这么寥寥几张照片:大多是些证件照,一张和母亲唯一的合照,几张毕业时候的全班照,一张路人帮忙拍摄的在山顶和日出的合照,一同拍摄这张照片的人被整齐地剪掉……还有一张儿时的自己站在夕阳的海边的影子,身材还是孩子的样子,却看不清具体是多大的时候,也完全记不清照相的人是谁,大概是曾经收留自己的哪个亲戚,不过现在想来已经无关紧要了。

他蹲在地上盯了它们一会,沉默着将它们收了回去,吸了口气,忽然把头埋在两膝之间。

这么多年过去了,留下的留下、遗忘的遗忘,而他自己却始终独自一人,游荡在某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颠沛着不知方向。

 

卡米尔从两膝之间抬起头来,手肘撑着大腿将伞撑开,阴影从伞面后洒下来遮住了他的身体,手机在这个时候轻轻响动了两声。

他将手机翻过来看,是淮发来短信,大致意思是领导有点事情需要交代,请他下午早点来。

简短地回了句「好」,卡米尔收起雨伞,撑着膝盖从地上站起来,窗外却传来了星星点点雨水落地的声音,在短短几秒之内由零星变成细密的群音。

他将伞揣进了包里,望了望窗外的大雨,从箱子里抽出来一条七分裤,又翻出来了件速干的牛仔纹衬衣,迅速套上之后推门而出。

长夜尽头,天边再次划过光亮,雨声窸窣,转而倾盆而至,一切的一切他还是要去面对。

 

最复杂的事情主要还是交接的问题,需要解决的事情比他想象中得还要多,整个下午卡米尔就没有停歇过,一直到临近下班时间才有那么一隙空闲,他坐在桌前拿出手机粗略地扫一眼——有几条短信,雷狮没有找过他。

然后下一秒,他又为自己得出的这个结论感到无语。

前几天雷狮找他找得频繁,现在倒习惯性觉得雷狮会给他发短信了……

说实话,当时他的确是心里有些不舒服才把语气放得那么硬,他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雷狮会是什么心情……

也没时间去想那么多。

走神的工夫淮拖了个椅子过来,卡米尔点头示意一下将手机又塞回口袋。

他坐在卡米尔身边手把手耐心地一一指给他看,卡米尔听得很认真,复杂的东西还会找便签纸记下来。

讲得大致差不多的时候淮放手让卡米尔自己先熟悉一下,他握着鼠标打开了几个版面,身后的人却忽然换了种语气忽然开口——

“觉得公寓不合适么?”

“……嗯?”卡米尔手腕一紧,他忍住没有回头去看他,“前辈是去打听了,还是听说的?”

连称呼都变了,淮没想到他会这么警觉,随即安抚性轻笑一下,“不必紧张,再说了我能无意间听说的不止这些。”

他垂下眼睛没有作声,手上的操作却依旧没有被打乱。

“有考虑过其他住处么?”

卡米尔终于放下鼠标,转过去看着他,“你的意思是?……”

对方像是终于等到了这句话,语气轻松,言简意赅,“其实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合租对象。”

和他猜到的差不多。卡米尔礼貌性点点头,重新转向电脑屏幕,“谢谢,我还要考虑。”

……

不会考虑。

他自知防人心太重,况且摆在它面前的显然有着更佳选择。

 

在秒针指向零点的前几十秒,办公室里已经此起彼伏地响起关机的声音。

这个时候去换衣服很拥挤,彼此之间的身体都能互相看到,卡米尔打心底感到不适。于是他拖延了一阵子,拿出手机翻了翻,掐好了大部队该离开的时间,有些失落地关上手机,这才慢悠悠地站了起来。

雷狮还是没有找他。

整理衣领的时候卡米尔忽然就明白了自己刚刚到底是在惦记什么,他心不在焉地将橱子上了个锁,收拾完毕走出去的时候又撞见了淮。

他还是那样,眯起眼睛笑着轻声说句明天见,卡米尔点了点头,“辛苦了,别忘了带伞。”

 

其实外面的雨已经很小了——小到卡米尔站在门口的时候还在犹豫要不要打伞,最终还是默默地撑开了透明的伞面。

雨水敲打在头顶的声音很小很浅,卡米尔沿着街道慢慢地走,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盯着一处别有特色的门头看了很久,视线又放远——看到了前方的那个十字路口中心,一处白顶的棚子立在中央喷泉一旁,棚前围了零星几个人。

他右眼有些散光,远处的事物看不太清晰,下意识地眯起一只眼睛,隐约看到了那个中心点的时候,脑海中有个人的身影忽然就浮现而出——和远方那个重叠起来了。

一瞬间的决定像电流一样,发现自己向那个方向迈开步伐的时候已经是几秒之后,加快的脚步让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一个一个店铺就在自己的身边如同迅速倒带一般掠过,然后他停在尽头的一角。

没有看错,那个站在中心无比耀眼的人就是雷狮,他半个身体站在棚外,肩膀上都是淋了雨的深色,却毫不在意一般侧着脸和一边的人谈笑风生,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洒脱与随意。

腕间的指针无声指向了某个整点,喷泉的水花在瞬间高涨而起,如同一束流动的冷火,水花在空中翻转流落,吸引着人们的视线——

而雷狮穿过那些细雨和水花看了过来。

他们就这样站在雨幕两头,目光相会,距离与冷雨剥削这能够传达到的信息,雷狮忽然一手将相机扛在肩上,冲他勾着一边的嘴角笑了一下。

卡米尔微微低头,吸了口气,重新抬起头来的同时看到雷狮向这边走来,他下意识走上前去迎他,将伞撑到雷狮身边,声音平稳又冷静:“大哥需要这个么?”

雷狮瞄了一眼,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垂着眼睛将相机收起挂在脖子上,一边找出盖子擦拭一边若无其事地问:“想好了吗?中午的时候有人送了我一盒蛋糕,我记得你以前喜欢——现在呢?”

雷狮的语气好像还带着点不悦,卡米尔当然知道他还在惦记昨天自己走的时候的态度,心里感到有些无奈也有些好笑,他又靠近了些,直接将伞撑到雷狮头顶,轻笑着放轻语气——

“没变的。”

 

 

-tbc


下章

  1143 58
评论(58)
热度(1143)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