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08

首章

上章

 

8.

“所以既然你哥住在这附近,为什么不去蹭他的啊?”金把自己全部塞进椅子里面瘫着,“你们的关系这不是好到爆嘛、啊,你还有个杯子在我这。”

……在外人看来好像的确是“好到爆”,问题是卡米尔这个当事人自己是完全没有搞清楚雷狮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的。

他将一张挂历卷起来塞进纸箱,抬起眼睛来神色有些古怪地看着金,心里一边默念着“他已经帮了我太多了……”一边无奈地接过那个被金借去给绿萝浇水的马克杯。

两天前雷狮在他们女主管面前给了人家一个冷不丁的下马威之后,次日卡米尔就感觉到女主管对自己态度的微妙,于是开始愁着考虑要怎么和女主管心平气和地解释这回事,还没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当天中午的时候雷狮又在没有打招呼的前提下突然来这里找他吃午饭,在得到了路过女主管的一句“公司不允许滞留外部人员”的警告后雷狮只是轻哼着点了点头,晚上又直接开着车停到楼下来等着接他了。

当时卡米尔换好衣服踩着楼梯,出门的时候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无奈地暗暗叹了一口气,每走一步脑袋里都在冒问号——

说实话他完全没有搞懂雷狮的这一系列行动到底有什么目的,看上去好像完完全全都是他个人的一时兴起,没有提前预警所以总是猝不及防,所有的要求对自己有好处而且没什么不正当的地方,所以也没有办法拒绝。跟这个人打交道,卡米尔只感觉自己本应缓缓流动的生活突然就被扔进了湍急的波涛中,明明还未深交,但只要和雷狮接触的时候整个人几乎都是在被带着节奏走。

雷狮两只手叠在一起趴在方向盘上看着他扯嘴角,“你这是什么表情?请你来我家做客,还自带餐饮服务,还有什么不满?”

请人做客也没有这么频繁的啊……卡米尔的眼睛有些不安地向旁边转了转,“……大哥这么热情,有些受宠若惊了。”

这句话雷狮自动翻译了一下,无非就是“你之前不这样,吓着我了。”卡米尔说话向来不会让自己留出毛病,这一点在几天以来的相处中雷狮已经琢磨得差不多了。

他侧着眼睛等卡米尔上车后自觉地系上安全带,这才伸了个懒腰坐直上半身,想了想又问:“你晚饭又没有约别人吧?——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又手痒做了饭,做得多吃不完,做得少又没意思,还是请你来帮我解决一下,两全其美。”

“……大哥也没问过我到底有没有约。”

“喔——那你有咯?”雷狮好像早知道他会这么问一般,抬起眼睛来一点也不意外地看着他。

当然是没有,不然自己也不会坐在这里。卡米尔感到自己简直没法和雷狮说话,他停顿一秒将字句酝酿妥协才重新吸了口气,“如果有的话会很麻烦,以后希望大哥提前告知一下,我不习惯这么突然的邀请。”

“喔——”雷狮低哼一声,眯着眼睛随意应了一声,发动汽车的同时忽然笑了一下,“没事,允许你慢慢适应。”

“……”

 

尽管雷狮的自我中心到已经令人有些不爽,可他也切切实实帮到了自己许多,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很多时候卡米尔意图反驳又要顾及着他的人情,到最后基本也只能顺着雷狮的话去。

比如一小时之前,临近下班时间点,他本来已经开始准备收尾工作了,忽然收到了雷狮的短信,内容还是没什么事的话下班后去他家吃饭。

“……”这个人怎么回事,请人到家里吃饭还会上瘾的么?

可他还未来得及想好要如何回复,迎面走来一个实习的小姑娘就跑过来轻声对他说:“办公室那边的淮副找你。”

“现在?”

“是呀。”她低头心不在焉地捏了捏自己贴满水钻的美甲,又扯扯裙子,远远地又向办公室那边瞄了一眼。

算了……先不考虑雷狮到底如何,他点了一下头迅速起身,“嗯,马上。”

 

一路走过去卡米尔本来还一直在回忆自己这几天有没有出现纰漏,结果去了之后对方温和地笑了一下指着一处已经被清理打扫过的地方笑着说:“小紫很早就递交辞职信了,只是工作一直没有交接拖到现在,昨天她才搬走的,这个位置现在是你的了,前几天上面一直把你安排在那个地方实在是委屈你了,刚刚我叫人把那个桌子擦了一下,方便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搬过来。”

对方开门见山,没有什么铺垫与客套;接到消息的那一刻卡米尔是有点愣的,他下意识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往那边看了一眼,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已经在兼职员和实习生堆里委屈这么长时间了,突然让他搬到办公室里面享受不卡顿的无线网络和没有噪音的中央空调,原因为何他大概也心里有数——

雷狮。

对方又向他交代了些别的事情,他安静地一一点头答应,真实感慢慢从内心深处涌上来,转身回去的时候感觉脚下都有点飘。

能感受到女主管正在他背后目光犀利地向这边盯着看,不过于他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了,突如其来的轻松感让他心情大好。卡米尔迅速地收整起桌面上的东西,摸到笔架底下的便利贴时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顿了一下。

雷狮来找过他之后卡米尔被原本仅是点头之交的同事旁敲侧击地来问过他在这边是否有亲属的问题,当时卡米尔只是点一下头然后轻声询问“有什么事么?”

对方含含糊糊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在那之后卡米尔便能够明显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客气了许多。

不知道雷狮到底找了什么人或者做了什么……或者根本什么都没干,只是那些有眼力见的人看到了他身后还是有可以帮他撑腰的、看上去不怎么好惹的人,并非最初看上去那样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外地来客,自然不敢再怠慢处置了而已。

而所有的这一切,他有些感谢,更多的是哭笑不得——

那个人是不是正好计算好了正好可以相互抵消的感谢与不满两种情绪然后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使出来?

卡米尔吸了口气,抱起箱子掂量了一下重量,金在对面伸出脑袋来有些可怜兮兮,“卡米尔——搬去那里也要记得来找我哦!”

这个表情把卡米尔逗笑了,他莫名想起小的时候被迫离开一个地方,有时就会有同龄的孩子对他说这样的话,只不过那个时候卡米尔能做到的只是点头答应,而那些承诺至今都没有实现过……

好吧,有一个倒是实现了。

连他自己也只是猛地回想起来,至于那位当事人卡米尔更不指望他记得了。仅仅是一瞬间内心冒出感慨——

从他揣着整整一腔的未知,颠沛着抵达这座城市的那一刻,曾经答应过雷狮的那份就已经如久久未明的灯火一般被点亮了。

 

卡米尔一边走着神一边将纸箱搬到他新位置的桌子上。

为他留出的位置是整个办公室的角落,靠窗又靠墙,空调的冷风延伸到了这里已经微弱了不少,打开手机之后收不到满格的无线信号,手边的台子上摆了几盆绿植,大概是长时间没有换位置,都在向着有光的方向歪着脖子长。

条件并不是整个办公室里面最佳的,但是于他而言已经很满意了——背后不会有来来往往的人,只要挪动一下电脑屏幕旁边的人连他的桌面是什么样子都看不见,一歪头就可以看到外面来来往往的街道、安静又自逸。

最重要的是不会有管事的人突然出现在背后……

吧。

卡米尔刚刚将一盒回形针塞进抽屉,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位叫淮的副管一手随意地转着笔,插进胸前的口袋坐到了他斜对面的位置。

“怎么了?”他抬起眼睛来耐心地看卡米尔。

收回刚刚的想法。卡米尔清了清嗓子,“之前不清楚……原来前辈也在这里。”

“喔……”他低垂着眼睛想了想,又抬起来轻笑一下,“和你的遭遇差不多,年前新晋的职位,里面的办公室还没有给我的没有位置。”他瞳色深邃,眼睛细长,声音十分随和,配着那浅浅的笑给人很舒服的感觉,“我比较幸运,来这边工作也比较早,咱们应该是同龄,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稳重又妥帖,一言一行都这么平易近人,卡米尔感到稍许心安,对他回以微笑,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摸出来看到来电显示,忽然想起来刚刚忙忘了给雷狮回复,不知道那人会不会生气……

卡米尔看了一眼淮,对方没有什么反应,于是他握着手机走到走廊,划开手机的时候对面先是安静了一秒——

“看到短信了?”

“……嗯,刚刚在开会没有看到。”

“哦……”电话里面的背景音好像有些吵闹,卡米尔隐约听到了不太清晰的女声,嬉嬉笑笑的声音穿透力格外强,雷狮的话语从那些噪音中透过话筒传来,也许是信号不好的电流音衬得声音有些许的心不在焉,“还是之前的点下班?一会我去找你。”

卡米尔轻声“嗯”了一下,“那就这样,大哥先忙吧。”

挂掉电话的时候他对着手机屏幕那个出厂设置的背景发了好久的呆,直到身边有抱着文件的员工路过才回过神来,转身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差点走错了位置。

 

回去的时候淮正站在窗台边举着一个一次性的纸杯给那几盆植物浇水,见卡米尔回来只是抬了一下眼睛,“你先习惯一下这边,今天收拾一下东西就可以离开了。”他伸手掐掉了一片枯黄的叶子,“现在暂时还没有什么工作分配给你,周末开会的时候我会帮你领一下档期,这个周目前没有什么你要做的事情,你加一下我的联系方式,明天你中午1点以后再来就可以,如果有事情变动需要你来的话我会联系你。”

卡米尔收整桌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即抬起脸来礼貌地点了一下头。

淮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放下手中的东西,伸手在他说面上翻找了一下,随即递给他两张东西。一张上面写着联系方式,另一份是张印有表格的纸条,“你看一下你那里这些东西都有没有备齐,如果缺什么的话在表格后面写个数量,明天下午可以去找总务处的领。”

卡米尔接过默默地点点头,将那张纸条展平后找了支笔放在桌面,下一秒又为自己的郑重其事感到没必要。

先前自己在女主管手底下干了那么多本就不该他负责的工作,大多数时间都在紧赶紧的任务中度过整整一天的上班时间,现在又让他轻松下来,忽然就不安了。

淮好像看出了他在想事情,他轻笑了一下,语气自然,安慰人心:“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你以后基本就是接替小紫的工作,小紫是家庭原因才辞职的,这份工作本身不是很麻烦,不要有太多的压力。”

“好的……”对方好像理解错了,不过也没什么需要可以解释的。卡米尔轻声答应,“谢谢。”

淮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随即用鼠标晃开了电脑屏保,继续他的工作。

 

下班出门的时候雷狮还没到,卡米尔站在路边的树荫下翻了一会手机,十几分钟后一两车缓缓停在它面前,雷狮摇下车窗在里面冲他打了个响指,卡米尔抿着嘴点了一下头拉开车门坐进去。

正值下班高峰,道路有些许拥堵,车内播放着雷狮喜欢的音乐,节奏感强、音轨之间衔接自然又灵气,卡米尔一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忽然听到背后的雷狮低声问了句:“今天过得还不错?”

卡米尔眨了下眼睛回过头去,以为自己没听清,“……嗯?”

雷狮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声,伸手扭开节奏激烈的音乐,没再作答。

 

-tbc

 

下章

  999 26
评论(26)
热度(99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