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雷卡/短完】未至

原作向,虚构半决赛。
还是很短,混乱。

----------------------------------------------

 

操控者与逃离者,前者被禁闭在统一的空间操纵搭档的空间变化,最终目的是帮助搭档夺取进入密室的钥匙,而后者则是在不断变化的空间中厮杀、争夺。而最终进入下一参赛场地的搭档二人也将互为敌人,最终的获胜者进入本次凹凸大赛最终的决赛。

 

卡米尔将规则细细阅读了两遍,反常地没有立即抬头去看雷狮。

所有参赛者的身份早已被随机分配好,他们即将被带去不同的场地,发光粒子已经在每一位参赛者身边形成了一片传送阵,光芒彻底包围的那一刹那,他们即将再次分开。

亦或者,永远分别。

大厅正中央的挂钟悬浮在空中,巨大的秒针每向前方走一格便会在极静的空气中发出刺耳的警告。

一秒一秒,那些同生与共死浮现、定格,宛如烙印,每一寸皮肤都灼得生疼。

在指针与指针之间的夹角已经变得极狭极小之时,卡米尔忽然转向身边的人,透过那片光墙去寻找那双眼睛,“大哥。”

那片最熟悉的色彩带着喜怒不明的情绪,云淡风轻地语气就像并未站在生死边缘,深邃的瞳孔中那些无解的情绪透过无数的时间与光阴,仿佛从最初的相遇那一刻穿透过来。

他说:“嗯,等我过去。” 

 

决赛前戏的追逐游戏,同样也充斥着血染的名次与争夺,层层筛选而出的参赛者,每个人的手上都沾过别人的血,眼中的煞气仿佛一片厚重的乌云,一点风吹草动就可能招致毁灭性的狂风暴雨。

雷狮被一片光芒包裹着,坠入一个冰冷湿润的空间。

他原地跪立在地上,一边谨慎地观察一边缜密地思索起来。

非生即死,搭档之间只留一人,所谓的随机组合,玩弄他的人自然乐意花高价钱看到他崩溃的样子。

无所畏惧,即使一个人也可以冲破所有的困境与危险,能够令猛兽陷入疯狂的唯一途径,便是他的软肋——

卡米尔。

显示屏忽然弹出在面前,雷狮抬起目光,紧盯着上面滚动的文字,最终那些名字越滚越缓,停下的那一刻仿佛是个令人心沉落到底的信号,闪烁着讽刺的光。

凹凸大赛还未结束,与那个人之间的争斗更不会就此为止。

而正是因为有这种站在试图控制他命运的那个男人对面的底气,在看到那个匹配者的名字和自己所想到的一模一样后,雷狮绷紧的脸上竟扯出一个冰冷的笑。

 

蜿蜒曲折的迷宫忽然倒置,雷狮将自己的重心稳在墙角,看着那些墙壁眼前折叠翻转,将他可以活动的空间折叠得越来越小,那些墙壁上面画满了诡异的纹路,攻击的时候纹路内部的细小粒子就会发出阵阵诡异的微光,无法使用任何元力也无法徒手击碎,简直就像无解的护盾一般。

突如其来的轰响,拼接而起的大块墙壁在瞬间铺天盖地一般压了下来,几近窒息的关头,雷狮闭上眼睛,集中全部精神让那些剧烈的闪电密不透风地包裹着自己的整个身体,它们却忽然停止——

齿轮扭动的声音刺耳地响起,复杂罗列了许久,最终摆成了一列一列巨大的插齿状,飞速弹射向周边。

而雷狮从那拥挤逼仄的高处被松开,失去支撑的身体自上而下坠落,他凌空翻了个身,单膝跪地落到了冰凉万分的地面。

 

卡米尔向来很聪明,即使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也很会将伤害减轻到最低以保护自己。

雷狮在脑内飞速闪过了所有的可能性,最终那流淌在血脉之中的精神相连为他敲定下了心中的震惊。

可厮杀与敌意不会等人,来自背后的攻击让他暴怒,脚下的碎石被迸发而出的闪电击成粉末,他的眼睛都被染上了足以致命的颜色,下手的狠厉程度令人发指,可头脑中却只有一行字清晰得刺眼——

卡米尔想做什么、会做什么?

 

除非被终结,击杀与毁灭是一个没有休止的过程,雷狮将自己沉沦在劈天盖地的杀意中,一步一步跃向这个通天塔一般的空间顶端,那个凝聚着星星点点光芒的地方。

而这片空间再也没有移动过。

 

……

致命的艰难被尽数荡平,雷狮站在支离破碎的赛场中央,重锤助力,一个不可思议的大跳后他稳稳站在那个坚实的平台,伤痕累累,连视线都不甚清晰,一路伸手去触摸那颗跳动着耀眼光芒的星状钥匙。

四周的荆棘于瞬间绽开鲜艳的花朵,芳香扑鼻,带着得到与失去冗杂在一起的气息。

他抓紧那颗星星,捏在手里,踏过了那堵只有手持钥匙的胜利者才能穿过的墙,迎面而来的光亮得刺眼,闭上眼睛还能感觉到一直蔓延到神经末梢的温暖,仿佛鼓舞、欢呼和成千上万的仰慕。

他缓缓睁开眼睛,手心上的星星还在发光发热,那亮光达到最盛开,最终化作一颗包裹着白色羽毛的元力种子,静止在他的手心。

心跳声宛如教堂的钟塔,每一下都是那么沉重又剧烈,他将它攥起,瞳孔中一线决绝闪过,随即化作一面冷厉的镜。他径直去向决赛的赛场,一如平日。

那颗元力种子在他踏入新赛场的一瞬间散为灰烬。

而卡米尔没有如约到来。

 

-fin-

 

  654 37
评论(37)
热度(654)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