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瑞金瑞】朝暮 02

给远古巨坑一把土(。)
因为是八百年前的了所以再强调一下。注意是无差。

---------------------------------------------------

八百年前的上章

 

2.

随意的两声敲门后,凯莉就地趴到表示懒得开门,格瑞没跟她计较,手指轻轻敲在快捷键上,摘下耳机挂在脖子上,抬眼向声源看去,清了清嗓子说了句:“请进。”

进屋的是他们系新一届的学弟,帽檐压得很低,又总是戴着口罩或围巾,沉默寡言,看上去不怎么合群。

他一进屋先顿了一下,看到里面只有两个人后想到了什么似的,用手摆弄了一下帽檐掩饰尴尬似的,“打扰了……”随即便向格瑞所在的方向走过来,开口声音又稳又平静:“格瑞。”

本在桌子的对角线上爬成一滩的凯莉在打量了几秒这人的长相后像是忽然来了精神,她将手里有着恶俗封面的言情小说“啪”得一声合上,“你们认识?!”

“……”硬要说的话,是认识……他哥。

格瑞还记得开学之前一起约球的时候,中场休息里雷狮神秘兮兮地揽过来试图用一瓶汽水收买他,问清楚了才知道原来是他弟要来他们系,话里话外意思意思让他多担待一下。

说的就跟他们两个很熟一样。当时格瑞沉默着不想答应,心道你这种人的弟弟会是个什么货色?我可招惹不起。但在看到卡米尔本人后松了口气,在一个社团里前前后后说过那么几句话打过几次照面,看上去很好相处的样子,印象也不错。

不过这个时候来找他,还很精确地找到这里……做什么?

格瑞环视了一圈周围——

这里是社团的活动室,平日没有社团活动的时候里面的软椅抱枕都在闲置;这学期钥匙归他管,不愿待在宿舍又懒得去图书馆的时候他便会提着钥匙自己进来看书或者干点别的闲事。

知道他钻这空子的人没几个,卡米尔是怎么……

“啧,小学弟你可真是不见外,”还未等格瑞发声疑惑,凯莉先来了精神,“虽说我们也没打算摆什么架子,不过怎么说也要叫声学长学姐之类的客套一下吧?”

……这还不算摆架子。

卡米尔却没表现出什么不情愿的样子,真的随着凯莉的话乖乖喊了一声“学姐”,随即清了清嗓子向着格瑞拉回正题,“外面有人想找你,怎么回?”他顿了顿又补充,“我认识。”

这话说得……有了后半句就根本没法拒绝了。格瑞正想着要怎么接,凯莉眼睛一亮,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凑过来,“谁呀,女生?”

“……男生。”

“男生呀!——这年头男生也要提防嘛。”凯莉从腰间的小包中抽出一根棒棒糖,一边慢条斯理地拆一边幽幽地问:“你们这届的?”

“嗯,我高中同学。”

“啧啧啧……不是我说,打汇演之后你们这届不少小学弟小学妹都跑来蹲格瑞,一个个真情实感的看着也可怜,可惜啊——”她意味深长地挑挑眉毛,“咱们某些人太高贵冷艳,一般人是不轻易见人的啊。”

 “……”凯莉说得倒也没错,不过这也太透过现象看本质了。格瑞清咳了一声,“我还有事,再说吧。”

这算是标准回答了。卡米尔点点头也没感到为难,他早就给金打过预防针,“那打扰了。”说罢便拉开门,走之前还回头看了一眼,正巧看到凯莉从格瑞桌子前抽了本本子放在手里转。

凯莉无所谓地挥了挥手表示告别。

 

人走以后过了几秒,格瑞已经面无表情地将耳机戴回了耳朵上。凯莉啧啧了两声,“看这淡定得,都已经是日常了吧?”

声音透过耳机本来就有点模糊,格瑞权当没听到,他滑了滑鼠标将最小化的窗口拖了出来,继续看着视频。

文艺汇演过去还没多久,完整版的视频还没剪辑出来,他现在手上拿到的只是各个节目的全景,连节目名都没标注,得一个个点进去看。

文件太大,他下载得流畅版,看不清人脸,音质有些嘈杂,有些特别精彩的节目高潮部分尖叫声甚至盖过了音响效果。

先前是因为一直都在后台做准备工作,排在他们话剧之前的节目他都没有看到,他本可以多等一段时间拿到更好一些的版本,但自汇演结束以后他陆续听说了好多关于一些节目的评价,什么“质量高到爆表”“校史以来最精彩的汇演”之类之类的,不免也就有些好奇。

特别是……那日在走廊上借胸花的学弟,当时匆匆跑过去的时候看服装格瑞就猜到应该是独奏,过后他在后台找到节目单来回比对,大概能确定是那个编曲系新生的钢琴独奏,在整场汇演中的人气很高,据说还为他们编曲系吸引了一大票人气。演奏者的名字十分好记,格瑞甚至不需要回忆——金。

他一边想着一边动手一个一个点开,终于在一个视频缓慢加载出来后停下了手指。

主持人的报幕环节他尽数快进了去,灯光暗下,格瑞试图放大播放窗口来看得更清晰一些,可并没有得到太大的效果。这时演奏者走上台去,他放弃摆弄自己的画质,将鼠标挪到了屏幕的角落。

起初金的步伐看上去有那么一些不安,鞠躬的时候肩膀僵硬略显局促,可坐回琴凳上的时候那人的状态像是已经调整好了,手腕的弧度无比自然,追光灯打得他整个人都在闪光。

格瑞不自觉得盯紧了一些,调高了点耳机的音量……

 

 

卡米尔离开后又沿着楼后的小路去了趟图书馆,一直耗到与金约好的时间才慢悠悠合上书,顺着原路走回去。

“怎么样怎么样!”卡米尔一出现,金几乎是迎面扑上去的,“找到那个学长了?他人呢?”

卡米尔先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摊了个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金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焉着脑袋哼唧了两声,“啊,哦……不过还是谢谢你了……”才丧了几秒的气又重新叉着腰扬起脑袋,“没事!大不了我天天在这儿蹲他!”

卡米尔侧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你找他是有什么事么?”

“……当然是、有事啊,”他晃了晃脑袋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交朋友也不行嘛?对了!开学的时候那个问一下汇演你看没看啊?你知道嘛就是那个话剧节目,学长他超——帅!我都看呆了!后来我听说那个剧本就是学长写的,哇……”

卡米尔看着金在那里张牙舞爪,又了想他刚刚推门进去看到的,迟疑了一秒开口,“其实……”

“嗯?”

“其实我刚刚去找学长的时候,看到他和一个学姐单独在一起,我不清楚是不是……”看着金的表情滞在脸上有几分滑稽,卡米尔没再说下去,微微挑了下眉毛有些想笑,“交朋友?”

“……”金显然是被噎住了,他想转移话题,可一口气憋了一会就开始不知所措地揉头发,半天才想起来问,“等等、学姐?……你确定么?可是我听说……”

金的眼睛忽然穿过卡米尔向后看去,一瞬间表情十分精彩,话在一半绞住了舌头;卡米尔回过头去,正看到了格瑞从侧门走出来,一边的凯莉正一把将自己的包推到他的手上,自己就地蹲下系鞋带。

而抱着包的格瑞一回头便看到了他们。

精彩。卡米尔在心底感叹了一句,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到底是要赶紧溜走还是留下看戏了。

金反应最快,他赶紧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扬起一个笑容自觉地打招呼,“那个……是格瑞学长吗?”

格瑞脸上的表情微微变换了一下,轻点了一下头后向旁边卡米尔的方向扫了一眼。

卡米尔理解的很快,耸了一下肩膀表示你猜得没错,对方的眼中划过了几道转瞬即逝的惊讶。

凯莉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草草也一脸全都明白了的表情,她冲格瑞古怪地笑了两下,转了转手腕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哎呦喂,都这个点了,本小姐都饿了——那边抱着书的小学弟、对,卡米尔,有没有兴趣陪学姐吃个饭呀?”说完还眨了一下半边的眼睛,一脸你懂得。

吃饭……没大有兴趣,但是助攻还是要有的。卡米尔把手绕到金的背后拍了一下意思意思,面无表情地跟着凯莉离开了。

 

这……眼睁睁看着渐渐离开的两人,金松了口气,放下了刚刚那个提心吊胆的猜测……

可、是!

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面对格瑞,金一时大脑有点混乱,身体却先一步行动起来。他三两步跳着台阶跑上去,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启话题。再加上刚刚格瑞帮人拎包的那一幕,他在自己的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了半天,张口却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刚刚的学姐好漂亮哦——”

“……”

见格瑞杵了一下,金自己心里也哆嗦了一下,完了完了这叫什么事……被误会了那岂不是完蛋。

好在对方虽然脸上的表情不丰富,但意外地没有让话题尴尬地终结,“她叫凯莉。”格瑞垂下眼睛,一边从口袋中摸手机一边小声又念了意味不明的后半句:“人不可貌相。”

什么意思。金一时没反应过来,目光瞬间就被格瑞握着手机的手吸引走了:露出的腕骨白皙,线条流畅又好看,以至于那屏幕忽然转过来,金差点把脸撞上去。

“我没记错的话……”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张图片,拍摄的正是汇演那天他借出去的胸花,这个,是你的吧?”他顿了顿,试着叫出了名字,“……金?”

“……是哦!”金眨眨眼睛,湛蓝透彻的眼睛瞬间亮了几分,“哈哈学长你还记得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啦!”轻松的话题打开了之后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起来,金转了转帽子开始比划,“嘿嘿说到这个,那天负责人……哦就是一个学姐,有那——么凶,她还以为我粗心把胸花弄丢了,幸亏我的学长帮我拦着,当初真的是把我吓坏啦!——”

金当做玩笑,说完回过头去,却看到了格瑞沉吟了几秒,“……不好意思。”

他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摇头,“哎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东西是我自己借的嘛,之后我也跟学姐解释咯!再说啦明明是你们更需要嘛……对了!那个话剧,学长你们做得真的好棒!……”

金讲话的时候抬起眼睛来瞧了一眼,却看到了对面的人有些不自然地拿手指摸了摸鼻底,便立刻刹了车,“总之……我很喜欢!”

“……谢谢。”格瑞低头关了手机,开始向台阶底下走。金见状立刻抬脚跟上。他们隔了半个身位,格瑞发带一侧的头发挡住了眼睛,金看不清他的表情,“东西在我那里,等我回去拿,还给你。”

金眨了眨眼睛,接着他的话应得很快,“好呀,”他笑着,两手插在口袋里跑到格瑞前面倒退着走。“那是不是先给个联系方式呀学长?”

格瑞是没想到他会如此干脆,愣了一下后很快报出了一串电话号码,金赶紧掏出手机记,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有些狡黠地笑了起来。

东西已经送了我就不要啦,但是号码我收下啦!——咦不过这个是学长的私人号吗?”

格瑞有些没懂地看着他,金便开始一板一眼地解释:“学长你看你人气那么高,肯定很多人找你嘛,人太多了肯定是要分号嘛……卡米尔他哥就这样!”

金的肢体语言丰富极了,格瑞感到好笑,嘴角都扬了一分,“没有,”说完他还忍不住故意缀了一句,“所以你不要外传。”

“那是当然,这可是宝贝!”金对着屏幕嘿嘿笑了两下,关上手机心情很好的样子,连走路都踮着小跳了起来,“学长你要去哪里呀?我现在好闲不知道去哪里逛,而且也没有人陪我说话超无聊,能不能陪一下我呀?啊、其实也不是陪咯,我现在什么地方都不熟悉,学长你要去哪里我顺路参观一下嘛。”

他一口气说了太多话,格瑞一时都不知道先接哪一句,就在这时一阵古怪的动静忽然响起来——

“咕……”是金,格瑞转过头去看,他的肚子在这个时候不争气地叫唤了起来。

“……”两人眼对着眼不说话,空气突然安静,金简直要窘死,他不好意思地笑着抓自己的头发,“那个、学长,其实……我也饿了。”

笑意憋不下去了——

面前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有趣了,格瑞转身走向前去带路,“那就去吃东西吧。”听到了身后的人“嗯?”了一声随即连蹦带跳连忙跟上,他不可见地轻笑了一下:

“还有,叫我名字就好。”

【已坑】

  169 14
评论(14)
热度(16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