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定风波 05

首章

上章

 

5.

事变来的比想象快多了。

就像是跌宕的故事中某个匪夷所思的情节,忽然有一天傍晚,兀得一枪划开了整片殷红的晚霞。一夜之间部队中开始频繁地传来调兵的消息,来来去去比一场席卷而来的飓风还猝不及防。

卡米尔所在的军营距离战区还有一段距离,又是处在交通枢纽附近,目前调去的几支队伍都以护送物资、战后辅助为主;可没有前线带回那些令人惊心动魄的消息,每个人的头脑中都始终绷着一根线:

战争打起来了,脖子上的那颗的脑袋已经悬起来了。

 

最先出动的是指挥官Z,在一个空寂的夜中走得悄无声息,卡米尔他们是在几天后的考勤中,推开办公室的门却不见人影才从丹尼尔的透露中得知了这件事,在那之前他从未听过任何人——包括雷狮在内提起。

两周后一批物资在边境被毁,敌方丧心病狂到就地开火,涉及无数无辜,我方伤亡惨重事态瞬间严重起来,战区陡然扩大——

秋申请带领一队军医驶入战区,安迷修负责带一支精锐护送,确保人员安全到达之后听从战区领导安排。

他们离开的那一天卡米尔远远地看着雷狮和银爵站在朝列车前,一边把从里面探出头来的安迷修摁进了车厢里一边说了句“滚吧。”,脸上的表情却根本不像是个笑容。

当天晚上全寝室的活跃担当金就趴在被子里不说话,少了他的插科打诨,整个屋子的气氛都压抑得可怕。卡米尔本来都坐在床边把被子扯好了,想了想又翻身下去,看到金头发被懊恼地抓成一团乱毛线,站在一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金把脸埋在床铺里好一阵子才抬起来,声调里带了点鼻音,“我睡不着。”

“……”

“为什么我不能和他们一起去前线呢,我跑得很快,我也会保护人,不会拖后腿也不会给谁添麻烦……啊,但是我也不希望格瑞他们去前线,如果受伤的话我也不会看病,更严重的还有……”话语最后声音越来越小,一直到无法听到后金又慢慢嘟囔了一句:“我想去找姐姐……还有格瑞。”

“嗯……”卡米尔当然知道金只是想想,他迟疑了一秒,像安抚一只委屈的小动物一样拍了下金的肩膀。

这当然是行不通的。

他叹了一口气,认为这场安慰该点到为止,毕竟此时此刻他意识到自顾不暇——

雷狮很少对他说过这些事情,但卡米尔心里多多少少也是明白,如果战争继续下去,他一定是会上战场的。

夜里有雾,整个天际都是模糊的;灯光阑珊在遥远的夜色中,好像一张被渲染了亮色的卡片。卡米尔顺着室外的台阶一路走到天台,鼻息之间尽是被打湿的空气。

在那天台的一角,他捕捉到了一丝极其微小的火光。

在含混了烟草味道的夜雾中,卡米尔看到雷狮靠在水泥台面上,稍稍向后一仰就有坠落的危险。他的目光如同一盏灯光笼上层层阴霾一般阴沉了下去,那深处却有着因愤怒而跳动的火焰。

卡米尔无意躲藏,雷狮很快发现了他,他坐在原地,架着胳膊抬起一脚踢到了什么,拿东西立刻滚到了卡米尔的脚边。

他默不作声地弯腰捡起——是一个酒罐……空的。

卡米尔盯着那个熟悉的包装看,想起自己曾无意间在雷狮的床下发现了几个已经空掉的酒罐,里面塞了不少半截烟蒂。当他把其中一个取出询问雷狮的时候,对方竟然一脸无所谓地说,“是啊,我干的。”说完之后还笑着靠近问了一句:“你也尝尝?我这儿还藏了不少。”

“……”这像是教官该说出来的话么?

军中禁烟,也禁酒。卡米尔绷着表情一脸正经地摇摇头,刚想说什么制止的话,却在雷狮意味不明的笑中忽然想起军中好像还有禁止乱搞这一条。

就像慢性病毒,自己真的是彻底让雷狮带歪了……

最要命的是根本没法拒绝。

 

“你来了。”雷狮看着站在原地的卡米尔,不但没有一点意外神色,竟伸出手来招呼他过去,“过来,站那么远干嘛。”

卡米尔沉默着走过去,看到他的身边已经堆了不少空掉的酒罐,刚一靠近就被雷狮拽住胳膊一把拉到地上;如果不是雷狮话中透出的细微醉意,卡米尔甚至可以断定他是故意的——刚刚那力道让他险些跌进雷狮的怀里。

他微微抬头看着雷狮嘴边叼着的那点火光,烟草味道立刻钻进了自己的鼻腔——他皱了眉头,毫不犹豫地伸手给他掐灭了去。

反正都喝醉了,总不至于跟他就地发火。

雷狮明显被卡米尔的动作惊了一下,身体停滞了一秒,随即竟然低声笑了起来,不知是不是身边浓雾的原因,卡米尔总觉得那笑像是掺杂了别的情绪,沉在那双眸子中,好像海底锁了千年秘密的宝藏匣子,冗了无尽的深邃气息,湿漉漉的。

“来,”雷狮到是没有在意卡米尔用手撑着退开的动作,从身边抹了一罐酒单手开启递给他,“陪我喝。”

卡米尔迟疑了片刻,迅速接了过来,雷狮多看了他一眼,又伸手把卡米尔往自己身边拽了拽,一直到肩靠着肩的零距离才松手;随即也给自己又打开了一瓶,在卡米尔有些懵住的目光中倒灌一般一饮而尽。

雷狮用五指捏着罐口,提起的手腕撑住了脑袋,像是缓了一会,罐子从指间滑落,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侧过了锋利的目光,下达指令一般看着卡米尔,随即握成一个拳。

不知何时开始,卡米尔已经可以轻易读懂雷狮有意的目光,他读出了里面的信息,一只眼睛微微眯起。

“……”不就是喝酒么,明明那些酒精还未摄入神经,他却感到理智的思维在看到雷狮神情的那一瞬间混沌不堪,赌气一般模仿着雷狮的动作将液体灌进喉咙,却在那些冰凉的酒炸裂在味蕾之间的瞬间呛了一口。

刚刚那一下有点猛。卡米尔的肩膀抖动着咳嗽,雷狮见状立刻笑了出来,一手拍了拍卡米尔的后背试图给他顺气,另一手绕到他的手边要取走那罐啤酒,却被人推开了手。

他有些意外地看着卡米尔,对方低着头用手背抹了一把嘴,闷着声音忽然开口问:“大哥也要去战场,是么。”

雷狮垂着眼睛看着卡米尔侧面的眼角,里面有些微弱的光在暗流。刚刚那句话的尾音有些颤抖,他捕捉到了——那瞬间他真的很想把面前这个人按进自己的怀里亲吻他的眼角,让他收回那种让人揪心的情绪。

可这是卡米尔啊,不用想都能知道,在问出这句话之前卡米尔一定是在心里做过很多的前提准备,又怎么会被自己毫无意义的亲密举动草草糊弄过去呢?

长时间的不置可否,雷狮只是再次伸手去拿卡米尔手边的酒,却又被用力推开——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卡米尔放纵一般将那些酒猛地喝了下去,喉结滚动得干涩又艰难,眉头都皱了起来,未来得及咽下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汇到下巴上……而整个过程他甚至忘记了阻止。

待到最后一滴也落入舌尖化成一缕苦涩的味道,卡米尔这才将目光转向雷狮。

他的整只手都紧紧攥着雷狮的手腕,好像在用那紧密的触感传达着这份真实和坚定,一眼就看到了他的下眼角微微泛红……

是刚刚呛到的生理反应、或者是憋着气一口喝掉了酒,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雷狮不想多想。只要有机会,他是一定会赶去战场,他不想让自己的心被动摇,任谁都不能阻止他——

即使是卡米尔也不例外。

“……”他吸了一口气,一根手指去触碰卡米尔有些发烫的脸,他记得卡米尔好像不太喜欢这种过于亲密的方式,可这次他竟意外地没有躲开。

“你这不是自己就知道了么?”他用整个手掌捧住了卡米尔的脸颊,声音低下去仿佛耳语,“何必非要再来问一遍。”

这幅理所当然的表情真的让人心底腾起一股跌入冰窟的感觉,卡米尔只觉得一阵没由来的头疼,两只眼睛简直要钉在雷狮的脸上,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答案。

他们就这样僵持了很久,夜雾渐涨,浓到连彼此的眼神都看不清。

许久之后,卡米尔听到雷狮皮笑肉不笑的声音砸在肋骨深处跳动的血液中:

“我知道,你到现在好像都不喜欢我,或者没那么喜欢我。”他顿了一下,声音中有几分自嘲:

“没标记你挺好的,负了谁我都不想负了你”

 

 

不知从何时起,每一缕晨风都会比前天的凉上一分。

在一封封简介前线战报中,字里行间透着战况的严峻与惨烈。丹尼尔独自坐镇,部队的训练生活的条理却丝毫没有被打乱,只是人人的脸上都多了份难言的阴郁。

终于,雷狮也接到调遣到边境前线的命令了。

他带队离开前的那天晚上,卡米尔没有出现在送别的人群中。

他们两人之间曾经明里暗里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有不少人能看出倪端,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敢问卡米尔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他本人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冷静与冷漠之中。他还是像原来那样云淡风轻,没有了雷狮的训练生活更加严格有条理,卡米尔的进步速度快到令人侧目。

可没人知道,雷狮走后,卡米尔曾无数次爬上天台,坐在那个他们曾经产生了无声争执的角落仰望着夜空,一边患得患失一般回想着一些模糊的往事,不觉之间在那夜幕之下淋一场雨或者吹一晚风。

真的就像雷狮说的那样么?

他不知道。

金曾经狐疑地问过他是不是真的没有恋爱神经,说实话,他到觉得这句玩笑未必不是真的。他向来对感情寡淡极了,从始至终都没有感受到那些应当轰轰烈烈、死去活来的,名为“爱”的情绪。

在他与人大同小异的平淡交往中,雷狮是唯一一个例外。

至少那天晚上,他清醒地感觉到,有股不想失去的悲伤情绪无法控制,如同蛰伏在冷静面孔之下的巨兽忽然被扰醒,在他的心底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咆哮。

他扔掉喝空的酒罐,转身,带着反正那人大概已经醉了的心理,在离开之前留下了一句在风中清冷到冰点的话:“大哥,我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感觉……”

“很多时候你真的挺自以为是的。”

-tbc

 

下章

  723 37
评论(37)
热度(723)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